我的新发型周记100字

2019-01-02  青枝玉叶 周记大全 新发型

  篇一:我的新发型

  今天,爸爸带我和弟弟去理发,我们去的很早,可是到了那里就有很多人在等了。因为人太多我们一直等到快十二点才轮到我们。

  理发师先是给我洗头,然后让我坐在那里,给我戴上围巾,接着就给我左推推右推推,我一直都是闭着眼让他给我推得,因为我害怕。不一会理发师就给我理完了,我看看比以前好看多了。心里想下 次换来这里理发。

    篇二:我的新发型

  今天是星期日,阳光格外灿烂。天气热了,我的头发已经很长了,要不理发会影响到我的学习了。我决定和妈妈一起去理发。

  理发师是个男的,中等个子,看见我们的到来便和我们说笑起来。他先让我坐到沙发椅子上,又给我系上了防止落发的罩衣,从镜子里看到他麻利的动作,听见“咔嚓。咔嚓”的声音,不一会 儿就大功告成了。

  理发师可够神奇的,剪起来是那么的帅那么快,在镜子里看见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左看右看,我高兴的笑了!

    篇三:我的新发型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爸爸和妈妈一起去理发店理发。到了理发店,理发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招呼我们。他们先给我们洗头,接着,就给我们理发。爸爸的头发不长,理发师给他修剪一下就行了。妈妈 的头发又烫了一次。我呢,理发师觉得我以前的发型不怎么好看。又给我设计了一个新型:前面的头发与眉毛对齐(我以前没有留刘海儿),后面的头发从中间分开,把两边的头发高高扎起。这样,新 发型就弄好了。妈妈说我看上去小了2岁。我的新发型还不错吧!

    篇四:我的新发型

  今天,我去理发,一位理发师走过来,我坐在绿色的理发椅子上,她把毛巾围在我的脖子上然后又给我披上了理发衣。只听咔嚓,咔嚓,头上下起了蚂蚁雨。一只只小蚂蚁落到绿色的理发衣上真 好玩。等理完发,我发现我的脸好像胖了好多。

    篇五:我的新发型

  一天下午,我和妈妈来理发,我和 妈妈同时理发,我一会儿就理完了,可是,妈妈还没有理完我心里非常着急。因为,我还的去上学呢。我说“ 妈妈,快一点,我还要去上课呢!” 妈妈说“再等一 会儿,就好了。”我就 坐在沙发上等妈妈,过了一会儿,妈妈终于好了,我一看表还没迟到,我就赶快的向学校走了。

  小小理发师 李浩宇

  今天妈妈带我去剪头发。我看理发师拿起剪刀和梳子,三下两下就给我剪了一个漂亮的发型了,我想:“原来理发那么简单呀,我也行。”

  一回到家里,我就迫不及待地拿起剪刀和梳子,四处寻找目标。我一眼瞧见了坐在床头的洋娃娃,毫不犹豫的把她按在小椅子上,学着理发师的样子,先给她弄湿了头发,再用梳子把她的头发理顺,然后盯着她的小脸庞,心想,剪什么样的发型好呢?对,就剪娃娃头吧,又好看又好剪。我顺着她的脖子剪了一圈,又仔仔细细的把那些不齐的剪掉,哈,一个调皮可爱的小姑娘出现在我眼前。很不错嘛,我得意地瞧着我的洋娃娃,心里美滋滋的。

  这时,小狗摇着尾巴朝我跑了过来,好像在说:“我也要剪,我也要剪!”我拍拍它的头,开心地说:“别急,马上就轮到你了!”我把它抱到小椅子上,接着如法炮制,先用小喷壶弄湿了它的毛,再用梳子把它的毛理顺了,这时候的小狗安安静静的趴着,用充满疑惑的眼神望着我,看到我手里拿的剪刀和梳子好奇地伸长脖子用鼻子嗅来嗅去。

  准备工作做好了,开始动工了。我一手拿剪刀,一手拿梳子,学着理发师的样子,咔嚓咔嚓,东一块,西一块剪了起来,手中的剪刀像舞蹈家似的,快乐地舞着。看到纷纷飘落到地上的毛,小狗惶恐地轻轻呜咽着,试探着收回前爪,坐了起来。我轻轻的抚摸它,安慰它:“乖,马上就好了。”它又安静了下来,但是看到我重新拿起了剪刀,紧张地盯着我的手,趁我一个不留神,它从凳子上蹿了下来,逃跑了。

  我把小狗追了回来,按在凳子上,继续我的工作。可是这次它怎么也不配合,一会儿向左扭,一会儿向右扭。我只好顺着它的动作,右边左边狂剪一气。小狗不安地坐起来,还没等我安抚它,迅速跳下椅子上开溜了。

  我把小狗抓回来,索性一屁股坐在它身上,一个手按着它的头一个手拿剪刀,快速的飞舞着剪刀,小狗委屈的呜咽着,想挣扎,却被我牢牢地控制着,正好无奈地伸长了脖子,将下巴抵在地板上,闭上了眼睛。

  终于剪完了,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准备好好欣赏一下我的杰作。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小狗身上的毛深一块浅一块,就像被人踩踏过的一堆杂草。我满怀愧疚的去抚摸小狗,小狗不领情地扭头就跑了。

  难怪大人们总是说任何事情都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啊!

    今天--我当理发师

  “你的刘海儿可超过眉毛了哦,你什么时候剪呀?(学校在检查衣着和发型,有刘海儿的不能超过眉毛。)”“回了家就剪掉。”周雯说道。“回家剪什么呀,直接在这儿剪头发呗。”“好啊。”周雯一口答应了“不如……,我给你当理发师吧。”我自告奋勇说道。“就你呀,指不定给我的头发损坏成什么样呢。”周雯不相信地说道。“哎呀,你就信我一次。有我这个天才理发师,你还怕什么呀!我一定把你的头发剪得漂漂亮亮的!”我央求着周雯。“好吧。”周雯不情愿地答应了。

  我兴冲冲地跑下去拿剪刀。随后,我拿了一张报纸让周雯拿着,我轻轻地撩起一小撮头发开始剪。我清晰地听见那咔嚓嚓的声音,可却没有见到一点儿头发丝儿。“哎呦!还号称是天才理发师呢!技术也太烂了吧!可别把我的头发给剪坏了。”周雯笑道。“现在是---你的头发---我做主,我剪完你再发表你的评论吧。”我不满地说道。“好吧。”周雯无奈地答应了。

  我重新拿起剪刀开始剪发,咔嚓嚓,伴着这清脆的声音,头发慢慢地洒在了报纸上。刚刚剪了一半我就让周雯来看看我的杰作。“看!这还挺整齐吧。”我说道。“你不是你剪完发,才让发表评论吗?现在才剪了一点,让我怎么发表评论呢?”“算了,那句话不算了,到底剪得怎么样啊?”我急切问道。“还算整齐吧,继续剪吧。”“好!”我信心十足地回答。

  过了两分钟就剪完了,可头发才到了眉毛那。“这才到眉毛那里,再剪一遍吧。(其实我是想再剪一遍,因为那是很新奇的感觉哦。)”我说道。“不用了,到时候我把头发往两边一拨拉不就行了。而且还显得利落呢。再说,老师应该不会那么仔细吧,我的刘海儿才到眉毛,还没超过呢!所以就不用剪了。”“不行!不是要剪到眉毛上面吗,怎么能半途而废呢?而且,过几天你的头发又长到了眉毛下面。那时侯还得剪,多麻烦呀!”周雯似乎觉得我说的也有些道理,便让我继续剪。

  我享受着这清脆的嚓嚓的声音,不一会儿,头发就剪好了。“哈哈,看看我的大作吧!”我高兴地说道。“我听着你的笑,看着你诡异的笑。就知道一定剪的不好看。”周雯说道。“你看看呗!是骡子是马,咱们拉出来溜溜。”“嗯,还不错。”“那是,咱是谁呀。”我自豪地说道。“哎呀,才夸你几句就得瑟得瑟的。”周雯撇了撇嘴说道。我并不理会周雯,我得意洋洋地欣赏着我的杰作,还不断发出赞叹声。

  嘿嘿,我的技术还不错吧!老师,到时候您可一定要欣赏欣赏我的杰作哟!

    “理发师”

  童年,是一本有意思的书,记载着我的喜怒哀乐;是一片广阔的沙滩,上面有我的足迹;是一本日历,记录着我度过的分分秒秒……

  刚上小学一年级时,当时正在热播《火力少年》这个关于溜溜球的动画片,我非常喜欢苍狼队队长的发型:前面留着一小撮,后面又黑又密,我觉得帅极了,就想剪一个那样的头型,可家长都百般阻挠。于是,我就打算找个机会偷偷地剪一下……

  终于有一天,家里人都出去了,只有我一个人!这真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赶紧从抽屉里拿出剪刀,从梳妆台上拿起梳子,好,有了工具,准备开工!我对着镜子学着理发师的样子剪来剪去。先向左边剪去,嗯,第一步不错,剪掉了齐齐整整的一片。可是,剪刀太大、太沉,用了一会儿,手就不听使唤了,想往东剪,它却往西剪,真是南辕北辙!结果,我的脑袋成了一块表面凹凸不平的玄武岩——有深有浅。可算剪完了,我松了口气,正在“观赏”自己的发型,听到“咚咚”的上楼声,我断定一定是妈妈上楼了!我慌忙把所有东西物归原处,好在没人注意到我的发型,我也有些失落,怎么就没人欣赏我的这么酷这么帅的新发型呢?正当我四处晃悠时,我的新“发型”被细心的姥姥高度关注了。看着左边的一小撮头发剪得很不平整,姥姥惊奇地说,怎么一会的功夫我的头发就跟狗啃过似的难看。所以,姥姥叫来妈妈问是怎么回事,妈妈自然也不知道。她俩一致盘问我是不是被人欺负了。我害怕她们发现我自己理发的事会吵我,就说是在学校里别人打架了。妈妈气坏了,拿起电话告诉范老师。范老师下午就带我找到欺负我的同学,狠狠地训了他一通。我在旁边吓得不敢吭声。老师见我一声不吭,有些疑惑,又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不想让老师知道,就说是永安东街小学的人弄的,这让老师更怀疑我,又问:“他们下课来欺负你了,然后再跑回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支支吾吾地说:“老师,是……我……我……我自己剪的。”范老师听了差点晕了过去,停了好一会,老师不禁笑了,点着我的头,说:“你个小家伙,想自己弄一个标新立异的头型啊,让理发师给你剪!可不要自己再当理发师了哦,你看让大家急成这样,以后可要实话实说啊!”这就是那时的我,那么幼稚,那么无知,又那么可笑。

  童年里还有许许多多的趣事让我想起来就会乐一阵或是后悔一阵,不管怎样,小小的我渐渐长大了,也变懂事了,但我依旧怀念我的童年“趣事”……

    乐曲《塞而维亚的理发师》 傅学

  最近,我们管乐队参加了迎新晚会,B团先演奏,A团后演奏,我就趁这上好的的机会来欣赏B团演奏的曲子《塞乐维亚的理发师》。

  随着刘老师的指挥棒挥舞起来,演奏开始了,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是高潮,但也使我联想到了一个画面:在塞而维亚这个国家里有个理发店,理发店里有个理发师正在给客人理发。乐曲到了高潮,我仿佛看到理发师再大声地叫客人:“快来呀,我手艺很高超,剃不好的不要钱!”乐曲进入了欢快的阶段:理发师招来一个客人,他们在讲价钱,随着音乐的越来越大声,理发师和客人讲得越来越激烈,突然!乐曲又变得十分小声,我猜可能是理发师说不过那巧舌如簧的客人,终于,理发师妥协了,讲好了价钱,因为理发店有好几天没客人来了,生意很清淡,客人出了低价,理发师也没办法了。

  一会儿,乐曲又变得十分平静,传出了轻巧的的声音,我想理发师正在开心的给客人剃头发呢,乐曲突然又变大了,应该是理发师一不小心剃错了,被客人骂了一顿。乐曲又恢复了平静,原来是理发师把客人送走了,接着,理发师又唱起了歌:“快来呀,我的技术很高超,不好不要钱。”接着又来了一位绅士说:这位绅很大方,所以没有讲价,乐曲还是在平静的阶段,原来理发师的理发刀不见了,乐曲开始加速,理发师急忙对绅士说:“对不起”。然后,急忙在店里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结果还是没找到,理发师突然发现原来理发刀一直握在自己手上,呵呵,这个大头理发师,真搞笑!后来,理发师一直给绅士讲故事、讲笑话,把绅士逗乐了,于是,绅士就任命他为自己的专属理发师。

  直到我们A团上场了,我才回过神来。

    我是“冒牌”理发师

  就在星期五的晚上,“杯具”居然发生在我的头上。到底是什么“杯具”呢?一起来看下面吧!

  我刚刚写完作业,妈妈就问我:“一会儿在我洗澡前给我剪剪头发吧?”苍天呀!上帝呀!饶了我吧!我上辈子没造孽呀!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就别我剪头发,我不会剪呀!妈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我教你,保证你一学就会!”可是,我半信半疑,但是我还是想试试,一呢,可以给妈妈解决她的“烦恼”,二呢,可以冒充一次理发师。

  说干就干,到了七点半以后,我就决定开始给妈妈剪头发。

  妈妈先教我怎样剪:把头发随便提起一小段,然后,在离末梢几厘米处连着剪三次,而且每次不剪断,只剪一点儿,最后剪出来的样子就像彩虹倒过来的那样子。

  我高兴极了,没想到剪一次头发能这么简单!我拿起剪刀,开始剪。

  也不知道是兴奋,是紧张,第一剪子下去就给剪断了,我的心儿一提,“咯噔”一声,还好只有我能听得到,回过神来偷偷看看妈妈,呼,还好还好,没被发现,要不然,我可就惨了!

  开始剪的时候我有点儿紧张,一剪子下去就害怕剪坏。但是后来渐渐地我越来越老练,都跟理发师不相上下了,当然,我是菜鸟,人家是老手。真是熟能生巧呀!

  剪完以后我看了看。嗯,不错,挺好的,蛮有成就感。但是下面还有点儿碎头发,我就给修修。

  “好了,大功告成了,噔噔噔噔——由‘世界知名理发师’方一诺剪的头发完成了!”我骄傲地说,妈妈“扑哧”一下笑了。

  我用手捂住妈妈的眼睛,把妈妈带到梳妆镜前,妈妈的眼睛仿佛一下子亮了起来。“哟!这是你剪的?不错嘛?还说剪不好,真棒!真是个小理发师!”

  看来,我这个“冒牌”理发师也挺有用的!你要是不服气,就来我们家,跟我“切磋切磋”吧!

  我是一流“理发师”

  “池塘边的柳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我一边听着音乐《童年》,哼着小调,一边回忆起我的童年……

  童年就像五味瓶,酸甜苦辣样样具备。以前,我曾喂兔子得“红眼病”而伤心落泪;曾为狗喝“辣椒水”而捧腹大笑……要说最令我发笑的,就是那次"理发师”的经历啦!小时候每次理发都感到惊奇,看那个大人拿着一个“嗡嗡”直叫唤的自以为是小型“推土机”的玩意儿,往我头发上放几放就理好了。所以,我每次都很崇拜理发师,也想当个理发师。

  怎么办呢?嘿嘿!我拿起家里的玩具推土机,学它嗡嗡叫着,可就是去不掉头发!我毫不灰心,又从玩具箱里找出剪刀,轻轻一剪,头发掉了几根。耶!成功了!我欢呼雀跃,可是光剪自己的头发有什么意思?我灵机一动,把家里的布娃娃、熊猫、猴子、海狮都拿出来摆成一排,我再找好工具。

  嘿!开动了!我先拿起海狮,把它的头放水里“洗头”,还弄了点儿洗发液。好!洗好了!我学理发师老练的动作,把它放在椅子上,用毛巾把头擦干,拿出剪刀,“咔咔咔”地乱剪一通。“咔咔咔、咔咔—”我越剪越喜欢,竟到了忘我的境界,还唱起了歌,“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好了,该第二个了!我兴致勃勃地剪着,直到剪完。我眯着眼欣赏着我的杰作,四位“顾客”全变成了“光头”,一副窘迫之相,椅子底下一片狼藉。

  光剪了头部,还不过瘾,我又开始剪它们的胡子。不一会儿,胡子也剪完了。剪得最好的是圣诞老人,没了胡子,起码年轻二十岁。接着去邻居家,又自作聪明把她的玩具老虎的胡子也给剪了,害邻居小妹妹抱着老虎哭了一晚上。最后,我自鸣得意向妈妈炫耀,让她也欣赏欣赏。

  “哦,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长大的童年——”哈哈哈哈……童年的歌声伴着我和妈妈的笑声结束了我的回忆。

  理发师

  “切,谁没见过理发师啊!”你别对我不屑一顾,这个理发师可非同小可。

  那是两、三岁时,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对任何事物都左摸摸,右看看,还对爸爸的刮胡刀感兴趣。

  这天,阳光明媚,我左顾右盼了好长时间,假装很听话地玩玩具。过了一会儿,妈妈走了过来:“我们有事要出去一下,你自己在家要乖啊!”

  我顿时欣喜若狂,蹦了起来,拍打着胸脯说:“当然,我会乖。”

  妈妈对我竖了个大拇指,我点点头。

  “一定要乖,不能乱动东西啊。”妈妈对我再三嘱咐。

  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虽是假装听进去了,但心早已飞到了怎样用刮胡刀了。

  说着,妈妈便掂包走了。嘻嘻,时机到了。我胜券在握,自以为是走出门去,准备看看妈妈在不在。结果,我往外一望妈妈竟然像停了摆的钟——不走了,转过头去。我顿时像孙悟空大闹天宫——慌了神,一下子冲进屋子里了。

  妈妈回来拿完钥匙就走了,我看着妈妈走远了,心里那块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我走出房门,先搬个凳子过来,用手扶好后,便把脚踏了上来,站稳之后,踮着脚尖去拿刮胡刀,好不容易拿到了刮胡刀,便拿了一瓶剃须泡。我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开始“工作”了。

  我先把那白白的东西挤到手上,却不知道抹哪,便往头发上一擦。擦匀之后,又把刮胡刀对着泡沫的地方刮,把刘海儿刮掉了,便心血来潮,再把四分之一的头发都刮掉了。刮完之后,我在镜子面前左扭扭,右摆摆;接着又把妈妈的高跟鞋拿过来,套上漂亮的衣服,戴上项链和戒指,在镜子前陶醉地自我欣赏;但是又觉得少点什么,原来忘了化妆!我接着拿出妈妈的化妆品,在脸上左涂涂,右抹抹。

  妈妈回来之后,我用我的“惊艳”造型使妈妈目瞪口呆,大吃一惊,连钥匙都忘了拔,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才迟迟进屋。

  现在只是隐隐约约地记得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戴了顶大帽子。现在的刘海儿早都没了,只剩下几根残发。

  唉,这个“理发师”可真是一失“手”成千古恨啊!

  最美的“理发师”

  “理发师”大家一定都见过吧!可你们见过最美的、推着“拖拉机(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推草机)”的“理发师”吗?你们见没见过我真不知道,可我昨天就见到了这样的理发师。

  昨天下午,闷热的天气在下了十几分钟的小雨后,终于迎来了点点清凉,我和妈妈也趁着这难得的“好”天气出门玩儿去了,不知不觉我们俩就来到了常去的“一中”小花园,还没走进小花园呢,就被“轰轰轰”的声音给吸引了,“啥声音,咋这么响呢?”我边想边循着声音走过去,走近一看,噢,原来是环卫工人正在给这一大片草坪“理发”呢!

  只见一位穿着绿色工作服,看上去约有四十多岁的阿姨双手推着“拖拉机”深一脚浅一脚前一脚后一脚后一脚前一脚地在这一大片草坪上左拐右扭、来来回回地推了一趟又一趟,几趟下来,这“头”倒没理多少,可阿姨额头一的汗水和那些藏在这“头发”里得讨人厌的蚊子却“跑”了出来,那些蚊子好像要开会似的越聚越多,他们像疯了一样,翩动着翅膀在草坪的四周不停地上飞飞下飞飞左飞飞右飞飞,狂舞一阵后,还不忘在阿姨的身上狠狠的叮一口吸取点“能量”,看着它们我就觉得浑身直痒痒,可再看看阿姨,她好像根本没看见在她周围狂舞着得那些招人恨的家伙似的,仍然推着“拖拉机”从这边“理”到那边,从那头“理”到这头,只是原先从额头上滚落下来的汗珠这时已经像在下雨似的变的密密麻麻了,衣服看上去也湿嗒嗒的了,一趟又一趟,一圈又一圈……,终于,草坪上原本长得长长短短的“头发”现在都变得齐刷刷了。

  给草坪“理”了这么一大晌的“发”,本以为阿姨会坐下来凉快凉快,可谁知阿姨把“拖拉机”推出草坪后,只撩起衣角擦了一把脸上的汗,使劲儿挠了几下痒痒后,就又推着她的“理发”工具朝另一片草坪走去了。

  看着眼前这漂亮的草坪,看着阿姨远去的背影,我不禁说了声:“阿姨,您辛苦了,您是我见过得最美的‘理发师’”。

献花(0 【下一页】转载分享本站内容www.songfeng.com,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