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竹作文

2017-02-14  梦里花落 作文750字 淡竹
  淡竹
 
  初秋,我和他相遇在江南湖州一个叫“百草原”的山林中。他是竹——植物中的另类。他看上去清瘦且憔悴,相对于百草原其他植物,像一个混得不太好的中年人。
 
  稻子,正是扬花灌浆的妙龄,名牌大学新生般踌躇满志;银杏终于褪去一身浓艳,和蓝天的高洁媲美;法国梧桐是老实人,沉浸在年代久远的优越感里,并不知道,有一种鹅掌梧桐,要悄然代替它无敌的位置;兰花三七,像极熏衣草,却更美,所有的花都虔诚地朝一个方向,像被一种崇高使命蛊惑;浮萍无根,却有心有肺,挣脱着随波逐流的命运。贪婪的蔓,不知羞耻地攀爬在高大的冷杉上,一边噬血,一边甜言蜜语……
 
  几乎所有的植物,都躜足劲儿,在喊——我要生存!我要开花!我要结果!甚至那口奇异的千年古井,都像藏着无穷的欲望。日夜暗涌不息的水,居然漫过高出地面一米的井沿。如果将井沿继续垒高,水会怎样?
 
  他是竹,是植物中的另类。其实,名利、金钱、权势,如同阳光雨露的垂爱,蜜蜂花蝶的青睐,他不是不想要,可是,要弯下腰,要费心机——要将每一条根都变成利爪,团结土壤,虚伪地赞美越来越污浊的空气,要与昆虫讲和,与风霜妥协;对苍蝇漠视,对强加在身上的种种不公委曲求全,才能安生立命,才有飞黄腾达的可能。可是,他的节生来就是直的,他不能弯腰。他的心生来就是空的,他不愿费尽心机。真的是空的吗?不。那一节节空里,早已成就一个美妙的小宇宙——有与生俱来的一些坚持,有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豁达智慧,有对土地的感恩,有和另一棵竹的爱,与笋的亲,与周围无数青光绿影的促膝长谈、开怀畅饮,有鸟儿偶尔驻足的呢喃,有清风明月的和唱……笑忘功名利禄、荒芜繁杂的每一秒时光都格外静谧而美好。那一节节空里,是永远的满盈。
 
  更让我惊异的,他不仅直,空,而且淡。
 
  他是“淡竹”——全球原始淡竹林最大群落中的一员。从外表到骨子,都是竹子中的最淡——淡紫、淡红、淡褐、淡绿,淡泊。所以,他从与世无争到看淡生死。
 
  他可以很入世。生可以防风,成荫,美化环境,死可以做篾,成为最土最实用的晒竿、瓜架、凉席,竹桌竹椅竹篮。
 
  他也可以很出世。他是箫与笛的前世,不死的魂魄随天籁之音往来天地之间,优雅散淡而隽永。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逆来顺受,他会和压在头顶上的积雪抗争,他不允许荒草占领脚下的领地,他摇曳着枝竿向毒蛇示威,他告诉所有的竹要独善其身兼爱天下。
 
  他是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他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他是郑板桥,“盖竹之体,瘦劲孤高,枝枝傲雪,节节干霄,有君子之豪气凌云,不为俗屈”。
 
  他是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他是苏轼,“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他是疯疯颠颠的释道济公,“数枝淡竹翠生光,一点无尘自有香”。他是岳飞,辛弃疾,他是中国儒家,“山南之竹,不操自直,斩而为箭,射而则达”……
 
  他是我们身边那些还坚守着什么的人。他们懂得,浓墨重彩是一辈子,云淡风清也是一辈子。奴颜婢膝是一辈子,坦荡潇洒也是一辈子。他们选择了后者,等于选择了物质上的清贫,心灵的丰衣足食。
 
  于是,这些自由快乐的心灵,站在一个孤寂的阵营里,成为人世间越来越弥足珍贵的另类,风雨过处,仰天长笑。
 
  2淡竹
 
  居“岁寒三友”之中,位“四君子”之列,竹子,因其清秀俊拔的姿态,中通外直的长势,四季常青的特点,历来成为无数文人墨客书写吟咏的对象,与中国文化结下了深厚的渊源。其虽为微微草木,却常被赋予人文理想,写者笔下抒情怀,读者心中生遐想。一袭青竹,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总能在人的情感世界激起涟漪,竹的魅力或在于此吧。
 
  初秋,我和他相遇在江南湖州一个叫“百草原”的山林中。
 
  他是竹,植物中的另类。他看上去清瘦且憔悴,相对于百草原的其他植物,像一个混得不太好的中年人。
 
  稻子,正是扬花灌浆的妙龄,名牌大学生一般踌躇满志。
 
  银杏,不惜褪去了一身浓艳,企图和蓝天的高洁媲美。
 
  兰花,像极薰衣草,所有的花都朝往一个方向,像被一种崇高使命蛊惑。
 
  浮萍无根,却有心机,幻想挣脱随波逐流的命运。
 
  贪婪的蔓,不知羞耻地攀爬在高大的冷杉上,一边嗜血,一边甜言蜜语……
 
  几乎所有的植物,都攒足劲儿,在喊——我要生存!我要开花!我要结果!
 
  他是竹,是植物中的另类。其实,名利、金钱、权势,如同阳光雨露的垂爱,蜜蜂花蝶的青睐,他不是不想要,可是,要弯下腰,要费尽心机——要将每一条根都变成利爪,依附土壤,虚伪地赞美越来越污浊的空气;要与昆虫讲和,与风霜妥协;对苍蝇献媚,对强加在身上的种种不公委曲求全,才能安身立命,才能有飞黄腾达的可能。
 
  可是,他的节生来就是直的,他不能弯腰;他的心生来就是空的,他不愿费尽心机。
 
  真是空的吗?不,那一节节空里,早已成就一个美妙的小宇宙——有与生俱来的坚持,有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豁达智慧,有对土地的感恩,有和另一棵竹的爱,与笋的亲,与周围无数青光绿影的促膝长谈、开怀畅饮,有鸟儿偶尔驻足的呢喃,有清风明月的和唱……笑忘功名利禄,荒芜繁杂的每一秒时光都格外静谧而美好。
 
  那一节节空里,是永远的满盈。
 
  更让我惊异的,他不仅直,空,而且淡。他是淡竹——全球原始淡竹最大群落中的一员。从外表到骨子,都是竹子里的最淡——淡紫、淡红、淡褐、淡绿,淡泊。所以,他与世无争到看淡生死。
 
  他可以很入世。生可以防风,成荫,美化环境;死可以做篾,成为最土最实用的晒竿、瓜架、凉席、竹桌、竹椅、竹篮。他也可以很出世。他是箫与笛的前世,不死的魂魄随天籁之音往来天地之间,优雅散淡而隽永。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逆来顺受,他会和压在头顶上的积雪抗争,他不允许荒草占领脚下的领地,他摇曳着枝干向毒蛇示威,他告诉所有的竹要独善其身兼爱天下。
 
  他是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他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他是郑板桥,“盖竹之体,瘦劲孤高,枝枝傲雪,节节干霄,有君子之豪气凌云,不为俗屈”;他是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他是苏轼、岳飞、辛弃疾……
 
  他是我们身边那些坚守着什么的人。他们懂得,浓墨重彩是一辈子,云淡风轻也是一辈子;奴颜婢膝是一辈子,坦荡潇洒也是一辈子。他们选择了后者,等于选择了物质上的清瘦,心灵上的丰衣足食。
 
  于是这些自由快乐的心灵,站在一个孤寂的阵营里,成为人世间越来越弥足珍贵的另类,风雨过处,仰天长笑。
 
  3美丽的淡竹
 
  淡竹在仙居,那里风景优美,是旅游的好去处。
 
  在开往淡竹的林荫小道上,你会看到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山峰,样子千奇百怪,有的像一只鳄鱼,有的像一个大桃子,还有的像一只老鹰呢!道路两旁有一棵棵高大的树,一大片一大片都是绿的,正当你要看腻这绿色时,会突然冒出一些土黄色,这就是我国的“活化石”——银杏树的叶子。道路中央很空,有时候,小松鼠也会来散散步,欣赏路边的景色。
 
  山下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溪里养着许多红鲤鱼。微风吹来,水面碧波荡漾,红鲤鱼随着水波纹翩翩起舞,美丽极了。
 
  4淡竹之游
 
  星期六下午,太阳把我们烤的满头大汗,火云如烧。我和妈妈、表弟一家人开着小汽车到淡竹原始森林玩。
 
  一路上,我看见公路两旁的树又高又大,让人喜爱。远处的石头有的象“大公鸡”、有的象“仙人”、还有的象“猴子”……“大公鸡”旁边的“仙人”抬着头,拿着书,认认真真地在看书。汽车向前开动着,忽然,我看见有些人在水里游泳,我仔细一看,这里的水非常清澈,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干净的水,就象课文《清澈的湖水》中的水一样美丽。
 
  姨夫停下车,我打开车门,飞快地往河边跑去。我发现河边有个小沙滩,脚踩上去,软绵绵的,非常舒服,我本想叫表弟一起玩,发现表弟还在阿姨的臂弯里懒洋洋地睡着觉呢!我大声朝表弟喊:“快醒来,这里有个沙滩。”表弟被我的喊声惊醒了。我们一起玩着用脚埋在沙底下的游戏。不一会儿,我发现一只象壁虎的小动物,当时我想壁虎怎么会在浅水沙滩上呢?壁虎应该在墙角下才对呀,我把大家叫来,大家都说这是壁虎。突然,姨夫机灵一想,说:“早听说这个地方有娃娃鱼,这肯定是一条娃娃鱼。”这时,大家都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水清,适合娃娃鱼生存。
 
  我们观看了一会,妈妈拍了两张娃娃鱼的照片,就把它放到了水中。这一天,让我大开了眼界。

献花(0 【下一页】转载分享本站内容www.songfeng.com,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