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开花的树作文900字

2017-01-08  北风飘雪 作文900字
  会开花的树
 
  那样熟稔的字眼,从出生到离开,就像年年开不尽的花红柳绿,从未游离我的视线,从未离开我的唇畔。
 
  妈妈。世间最易的一个叠词。
 
  我有多久没有这样记起过了,却分明一点一滴都与这两个字有关。
 
  我家离妈妈工作的地方有来去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但从我家去小学只要五分钟的车路。六年寒暑,每天清晨送我到学校,再辗转到工作地,每天过着的是一种近乎机械的生活。
 
  其实我对这些体会的不真切,可能彼年太小,我无法理解她为我舍弃多少。
 
  那一日,是春天的时候吧,我和外婆比肩站在阳台上,有阵阵儿的微风拂面,其中混杂着花香的气息,外婆的声儿就妥帖的沉在鸟语花香中。
 
  她说了些什么?其实我忘了。我只记得当时正紧紧注视着楼下的一棵小树苗,在绿野环抱的这个花园,它真是算不了什么。
 
  我总是会习惯在光鲜亮丽的舞台上,寻找舞台下有没有一倩影正注视着我,然后会心安下来。我总是会习惯听旁人赞一句我的好,目光所视妈妈的脸,分明笑的无当比拟。我总是习惯在人群中骄傲的觉得我的妈妈衣着最时尚,聆听同学们论述我的妈妈是年轻的。
 
  我总是习惯。
 
  那次周六回家,我顺手将一个破了一半封面的草稿本丢在茶几上,周日返校时我再拿起它准备放进书包的时候,发现封面已经被透明胶粘好,灯光下还透着光亮。我将它紧紧握在手中,坐上爸爸的车往学校的方向去。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路灯一轮轮的打在我的脸上,我摩挲着草稿本封面的透明胶,那一刻觉得忽地不同了——
 
  我知道了去感受爱,她渺小的我差点就错过了,却又放大得如广袤的苍穹。
 
  到家的那条路,有一次妈妈向我说起:“当初走这儿也是这么多车,心里总是很急很急,怕车子熄火怕这怕那的。”妈妈边说,手中自然的握着方向盘,轻车熟路般走过拥挤的路段。
 
  才记起,妈妈是为我才去学开车的。
 
  记忆的纽带总是很奇妙,我又念起那日外婆说那番话时自己注视的小树苗,如今应该很高了,若她开花,也该是一棵花意盎然的树。
 
  若我为一棵会开花的树,便长在你经过的路旁,守你一世欢愉。
 
  2心灵是一棵会开花的树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题记
 
  我还好,只是有点难过的想哭!也许,我是一个被上帝遗忘了的孩子,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的世界。总是被人误会,其实只是出于好心,解释的话总哽咽在喉咙里面说不出来。我真的很想找个懂我的人,即使我什么都没说,想找个就算我是去地狱,也会陪我一起去猖獗的人。而如今,那个你,将会是在哪里?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孩子,经常让父母担心,经常任性的发脾气,经常不知节制的买东西。有时候明知道自己是错的,却还是固执的坚持着什么,倔强的不肯回头。很多人都说我很难了解,感觉令人难以接触,我于是对他们笑,我是个经常笑的人,可我不是经常快乐。很多时候当我感觉到悲伤,泪水还没来得及涌上来,笑容就已经爬上了眼角眉梢。就像郭敬明文章中所写的一样:“我对我喜欢的人才会生气,不喜欢的人却对他们笑。”而我觉得,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蒙着眼睛在不断追逐那些黑色的幸福。
 
  爱上写作的人都是不快乐的,我不快乐,所以常常写作时就不想停下来,因为一停下来,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心里面缺了些什么,那种空洞洞的孤独感始终无法填满。突然发现自己很傻,傻的不行。我发誓,我笑了,笑得眼泪都流了下来。笑自己那么傻,笑自己总是在重复一些伤害,明明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躲藏起来不被伤痛找到,却还是在一直傻傻的期待,到失望,再期待,再失望。
 
  我生活的家庭很复杂,吵架、打架、虚伪、背叛、那些仇恨的话语以及目光全都化为沉甸甸的乌云积压在我的头顶,令我窒息。以前的我,无论受了怎样的曲解与委屈,都无法让我说出那些恶毒的话语。现在的我,很容易发脾气,心情不好时看一切的人或事物都不顺眼,脏话更是不假思索的便脱口而出。没人明白,这样的我只是想为自己现在的生活做出点抵抗而已。
 
  如果真诚是一种伤害,我选择谎言;如果谎言是一种伤害,我选择沉默;如果沉默是一种伤害,那我选择离开。我相信,心灵是一棵会开花的树,总有一天会结出希望的果实洗涤我乌黑的心灵,如果有来世,我愿做一棵树,净化你我的心灵。
 
  3心田中一棵会开花的树
 
  时间东流如水,谁把流年偷换。站在花季的交汇路口踮起脚尖,展望风尘弥漫的未来,似有一片花海;蓦然回首旧日时光,梦啼妆泪红阑干,不复返的岁月矜持着向上的姿态。
 
  成长的洪流洗刷着我日益成熟的脸庞,却未曾冲淡初心对往昔的眷恋。偶然一次郊外远足,路过一片开满油菜花的田地。花海漫漫朵朵璀璨。透过几毫米厚的车窗玻璃,我看得聚精会神,而后,眼前的金黄成了无尽的念想,朦胧了视野。
 
  我仿佛看到,一个扎着麻花辫,穿着布衣卷着裤腿的小丫头在田地里跑得欢。她沿着蜿蜒曲折的阡陌疾行,小脑袋在漫天漫地的油菜花里若隐若现。穿过花海,觅着花香,有如花精灵一般,翩跹起舞。那时的她,眼里只有蓝得像倒悬的海的天,耳畔只有银铃般悦耳的欢声笑语,她的心里,像那暮春的田野,花开遍地,四里留香。
 
  丫头从来不是孤身一人,田埂上是举目眺望的外婆,每时每刻,未曾离身。她跑累了,就猫到外婆的怀里,滑溜溜地在泥地上打着滚儿,笑吟吟地眯着双眼。打满补丁的布衣总是那么顽皮,黏满馥郁芳香的泥土;脚上的小鞋子踢踢撞撞,破了洞也乐得不可支;头发有点儿乱,春风将它抚摸,花瓣含着露,笑傲秀发之上。她多么快乐啊!没有束缚,没有羁绊,日子未曾有过多余的累赘,欢乐似乎溢满了整条奔走的小径,无穷无尽。
 
  冰凉的泪珠划过脸颊,坠落温存的心尖,久违的甘露滋润了沉眠的心。那一帧帧黑白默片定格在眼前,长成了心田中一棵会开花的树。我沉默着,怀念旧日的树荫,往昔里曾透过叶隙的斑驳光影,听见了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踏着坚定步伐的声音,如竹露滴音,划过岁月的甬道。忽而觉得,心释然了。
 
  成长,是有代价的。那便是身上的一层盔甲,心里的一片暗无天日。我曾觉得累,感到了长大的艰辛。然而此时此刻,我仿佛看到了心田中的树迎风招展;我仿佛听到了那片花海的深情呼唤,成长!我仿佛攀上了枝头,笑靥灿烂于青春的光辉里……
 
  光阴辗转于心田中那棵会开花的树之深根,我携一缕春光明媚,奋力长成参天模样。

献花(0 【下一页】转载分享本站内容www.songfeng.com,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