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感恩父亲节作文300字

2016-06-19  刘萧 高二作文 父亲节

  篇一:感恩父亲节

  再过几天就是父亲节了,作为女儿的我,满含节日的喜悦和感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感恩,是净化人们心灵的使者,更是人们甘于奉献的原动力。是父母赐予我们生命,是父母养育我们,教导我们。“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美景是父爱;”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奉献是父爱;”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执着是父爱。而我们,在伟大的父爱面前,只有真诚地感恩。父爱,绝不仅限于在大雨如注的夜晚,抱起发烧的你冒雨往医院赶;父爱,绝不仅限于在困难时几句鼓励的话语。但父爱又都包容了这一切。而现在,又有多少子女,正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父母的爱,甚至还动不动就对父母大喊大叫?的确,父母之爱是伟大的,无私的,但也绝不是一点儿不希望回报的。

  感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如果不能把这个优良传统传承下去,我想未来的几十年这个世界会很可怕。觉醒吧,那些不懂得感恩的年轻人!

  篇二:父亲节的礼物

  父亲节的礼物

  今天是父亲节,小华准备给爸爸买份礼物,于是他把存钱的小猪“杀”了。跑到爸爸的房间,说:“爸爸,我打破了东西,请您打我。”爸爸二话不说,踢了小华的屁股,小华被踢出门外好几步。

  小华拿这零用钱,去鞋子店,对老板说:“我要一双大人的鞋。”老板不明白,说:“你是小孩,为什么要买大人的鞋呢?”“今天是父亲节,我要给爸爸买一双鞋。”老板说:“你真孝顺,那你爸爸鞋的尺寸是多少呢?”小华翘起屁股,说:“这是我爸爸的尺寸。”老板说:“哦,原来你把你爸爸鞋的尺寸画下来了。”过了一会,老板拿出一双鞋,说:“孩子,拿着吧。”小华给了钱,走了。

  小华拿着鞋子回到家时,爸爸看见小华抱着一双鞋,说:“这是哪来的?”小华把鞋给爸爸,说:“爸爸,父亲节快乐!”爸爸听了,顿时明白了,原来小华要我踢他是给我做鞋子呀!

  这一天是小华爸爸过的最快乐的父亲节。

  篇一:感恩父亲节

  父亲节到了,我的心,不禁百感交集。因为我想起了我的爸爸。同时也想起了一首歌《感恩的心》,相信大家也都听过吧。‘感恩的心,陪伴着你。感恩的心,让我回忆起了父亲’。这首歌表达了父亲对我们的爱,

  是他把我们养大,我们一定要懂得着爱。以后去报答他的养育之恩。

  “父亲”这个词,着两个字眼。对我们来说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

  我的父亲每天早起晚睡,为的是我们两姐弟过上幸福的生活。有一次,我生病了,当时是半夜,我发起了高烧,浑身发烫,手脚冰冷,非常难受。这时,爸爸似乎发现了我的异常。于是就问我,“孩子,你怎么了?”我难受的说:“我很不舒服,很难受。”爸爸摸了摸我的额头说“孩子,你发烧了,但是,现在……现在是大半夜。”过了一会。

  爸爸端着一盆水。然后,把湿手巾放在我的额头上。我的额头顿时清凉了许多。就这样,爸爸一直这样给我换手巾。虽然没有之前那么烫,但是还是烫。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打着点滴。我发现,奶奶在我的旁边。我问:“奶奶,爸爸呢?”奶奶亲切地对我说:“你爸爸刚出去了。你爸爸在大半夜里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你要懂得感恩呀!”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几年爸爸非常忙,可他就算再忙也还是抽出时间来照顾我,关心我。这些在我的记忆里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最后我要祝爸爸,也祝世界上的所有父亲,父亲节快乐。

  篇二:煤油灯下的父亲

  停电了,出租屋里一片漆黑。我点燃一根腊烛,黄豆般大小的微弱火光在黑暗的包围中摇曳着、挣扎着。烛光中,我的眼前又浮现出多年未归的故乡,那位于湖南耒阳的一个小山村。在一间青砖黑瓦的小屋里,窗外是无边的寒冷的夜与凛冽的风,一盏正在燃烧的煤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来。灯下,我和我的父亲、母亲还有哥哥正围坐在一起谈笑着。父亲饱经风霜的脸时而微笑,眉心一条清晰可见的“八字”皱纹里挤出了快乐;时而紧皱眉头,心头的结久久不能释怀。青丝里的白发也在灯光的撩动中若隐若现,颤栗着,诉说着……

  生育我的小山村属于比较偏远的乡土,直到八十年代末尚未通电,家家户户都点着煤油灯照明。乡亲们通常所用来驱赶黑暗的煤油灯有三种。一种被称作“马灯”:用铁制成,中间有一个圆玻璃罩,下部是盛油的底座,上部为透气孔。圆罩里有一个可自由调节火光大小的火芯。乡亲们可以提着它到外面行走,不会被风吹灭。第二种称作“台灯”,比马灯简单,亮度也不如马灯,只是一个高玻璃底座上罩着一个薄薄的如葫芦般的玻璃灯罩,灯罩里是可自由调节火光大小的火芯。这种灯一般只有村干部或文化人才用得着,如村支书、村主任以及民办教师之类。我家所用的煤油灯最简单,不仅比台灯矮小,而且火光也小,并且火芯裸露在外面,没有玻璃罩子罩着。父亲说,有这样的亮度就够了,“你们想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可以节省不少的煤油呢!”

  冬季的夜是寒冷而漫长的。我家的屋后是一座立满青松的山头,不时传来呼啸的北风刮过松林的“沙、沙”声;屋旁的小溪,在此时水也大了起来,“哗、哗、哗”地一夜响个不停,在寂静的山村里特别清晰入耳。我们与父亲围坐在桌前,桌下是畏畏缩缩的炭火,桌面上摆着一盏布满油渍的煤油灯,豆大的柔弱火光在昏黄中颤栗着,好像也怕冷一般。农村本来生活单调,在这夜灯瞎火的冬之夜,更是无甚活动可搞。我们吃完晚饭后便在一起闲聊,以此来打发这漫漫长夜。

  这时,父亲通常会点燃一支“喇叭”状的纸烟或廉价的香烟,“叭嗒、叭嗒”地吸着,烟雾与昏黄便在他布满皱纹的脸上嬉戏。这时的父亲,也不过四十来岁的年纪,但白发已早早地从青丝里钻了出来。但是此时的他,会露出平日里难见的轻松或微笑。不过,父亲与我们的闲聊,绝少会说一些无谓的笑话与闲话,他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将话题引入以他所要说的领域。如今细细归纳,当年父亲对我们的言传身教居然是全面的,几乎包括了文、史、哲等多门学问。

  为人处世,是父亲常说常新的一个话题,他经历过的时代多,阅历丰富,又喜欢与村人交往,很多人情世故,他随口都能说出一大把。而我们对这些又颇有兴致,不仅易听易懂,而且都是真人真事,觉得生动有趣。其时,他正好手上有一本发黄的线装书,书名曰:《增广贤文》。此书已严重磨损,黄纸已发毛,字为毛笔竖写并多繁体,不知是那朝那代遗传下来的手抄本了。父亲原本只有小学四年级的学历,再加上《增广贤文》的微言大义与字多为繁体,父亲在给我们解读时便会出现几多的误解。如“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父亲的解读是:“天上的‘相子’(我们方言管星星叫相子)整个天上都是,但知心的人又有几个呢?”此时,我读小学,哥哥已读初中,对父亲的一些常识性的误解已能分别,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笑而不言,因为我们觉得父亲的误解也很有意思,很能结合实际,似乎比书上的本意还来得有趣味。父亲总是能够瞧根据他的思想观念以及处世为人的准则来赋予《增广贤文》新的“内涵”,真是活学活用,与时俱进呀!所以,父亲对《增广贤文》内容的误读,我们却能够熟记于心,至今也还记忆犹新,而学校里的老师所讲过的许多冠冕堂皇的道理,我早已忘到九宵云外去了。

献花(0 【下一页】转载分享本站内容www.songfeng.com,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